本站招兵买马

Y8论坛-舟山东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发帖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5537|回复: 0

[情感] 恋爱艺术的日记---陌陌之墨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6 19: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归京
“欲听群山语,刺耳是狼声。森然古墓巍峙,异域满征程。好汉由来寂寞,野性难甘暴逆,铁臂早高擎。欲又柔情注,世外且相迎。”
  
  漆黑、寂寥的无眠之夜就像难以下咽的黑摩根酒,手机里那个白色的图标(陌陌)则是喝它时必须要加的冰块。一旦这两样物件凑到一块,我必在另一个世界迷醉一番。那里有万花筒里的眼泪花园,有厚颜无耻的百花深处。腥臊、湿粘的气味就像墙角垃圾桶里散发出的腐臭。那些锥子脸们高得与自己眉骨并不相称的鼻子令我很不屑。她们在这里或许能遇见几千几万个目的各异的招呼,然后沉醉于那种虚无的成就感里。享受着男性看似虔诚的追捧和邀约。当然,还有一些气味,它有如突然注入进真空中的微尘、花粉的芳香。
  
  从成都回到北京后,我念念不忘那里的一切。与身在重庆的女友微信寒暄往往是在陌陌清脆的提示音伴奏下进行的。我在CHARLES 的家里墙上糊上一层粉色的壁纸,但北京的气候他干燥,墙纸的很多地方不久就都已翻起,撅着她们的嘴唇——像是女人们对我的挑逗。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把陌陌的位置定位到了工体夜店。那是一个停着顶级跑车,长腿性感美女爆棚的地方,那里就是北京的夜晚——女人为了取悦于所谓的高富帅将所有家当穿在身上;你永远喝不到真的杰克•丹尼或是黑方。刺耳的电子乐浑浊和烟酒味一同发酵,MIX三个字母泛着惨白的光;有时候我会想,把这该死的音乐突然关掉,那群在舞池里扭捏作态的人们,会不会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宠物,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或许是也对那份空虚无力招架,那个叫Tian的姑娘点开了陌陌。然后与我迈入同一个频道。现在想想,她和我在重庆的女友很像:单纯。敏感。多疑。时常觉得压抑,时常否定自己的存在。有一个事实我笃信: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能吸引到什么样的人。但你能做到的吸引时间的长短,取决于你性格中某些足够造成异性吸引的特质是否强大——强大到让一段感情的保鲜期无限拉长。但事实上,这个保鲜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女人的智商与需求。

我:哪喝呢?(简单直白,直奔主题。开场白说什么无所谓的)
TINA:本色。
我:那里啊,不得不说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引起好奇)
TINA:什么秘密?
我:那里的酒都是假酒。
TINA:知道阿。
我:而且还有一个秘密。
TIAN:说。
我:有GAY,貌似都是从目的地(一个GAY吧)出来的。
TIAN:阿。不知道啊。有吗?
我:上次有个GAY 试着靠近我。就是那里我一直记得,结果你猜我怎么着?
TIAN:怎么了。
我:我走了啊。
TIAN:(发了一个出汗的表情) 你好冷。
我:喝的开心吗?
TIAN:一般,你呢。
我:我也觉得你喝的一般,所以无聊到上陌陌。
TIAN:你跟谁
我:和朋友,你呢?
TIAN:两个姐妹。
我:本色里的人有没有说你们是同性恋?
TIAN:没有啊,我不同性。
我:哦,你们一会怎么安排,我有点饿一会儿你陪我吃夜宵吧。
TIAN:刚到想玩儿会,你多高。?
我:微信说吧 XXXXX
速约不需要说太多,因为时间、地点、根据当时情况即可。
我转到了微信。期间用了角色扮演等技巧。
大概三点,她转场到了美丽会。我去门口与她会合。一件桑蚕丝的波兰式连衣裙,长发垂腰,胸口别着一小束紫罗兰的胸针,一双平底拖鞋上面有一些水钻在街边霓虹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她身高在175左右。远远隔着美丽会一人多高的铁栏杆,我从老远就断定这个背影是她。那张丰腴、酒后略带通红的脸,露出打量我的神色。在她身边,是另一个姑娘(我心想:有个障碍,先不管,微笑上去打了个招呼,还没等我说话,那个障碍便跟她说我先走了。)
  我们随后去了簋街的兄弟川菜,相对而坐。她点了脑花,我虽不爱吃,但几天后又在饭桌上见到它令我回想起在成都与巧克力、阿悦他们一起宵夜的日子。聊天的过程中,她不停说自己没酒了,我于是又要了些酒;她说我和她差不多高。我便站了起来和她比了比。这段时间里我没有用任何技巧。
  我举着杯子说:“感谢陌陌让我们认识。”她笑了;我说:“口红的颜色还不错,涂着阿玛尼限量版的你有凹凸有致的身材,如果我没有定力的话估计也挂了。”她掐了我一下。说她爱洗澡,爱收拾屋子;我说:“请节约用水,不要一个人洗澡。”
我告诉她是我阳痿,她问我到底是不是,看起来还很认真,我侧着头看着她做了一个很怪的表情同时闭起了一只眼睛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很在意?”而换来的是“你不要勾引我,我们还不熟”。我说“喜欢就要拥有它,不要在乎结果。”
这个阶段我愈发感觉调情是门艺术,它与场景、语气、语调、神态、肢体语言密切相关。
  她说她不相信爱情。每到遇见这个话题时,我总是挺纠结。我说我“当年”也是。在我这双擦亮的眼睛看来,在她身上便经历过一场彻底而迅猛感情革命,仿佛她已被魔杖所触动。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听过或是经历过,也曾目睹过。其实我们真的应该冷静想想我们需要的是什么TD的数量吗?欲望这精灵,只要无视它的存在,它就会在无形中悄悄地伴随着您,无一例外。我觉得,如果我自觉自愿地用伪装得很好的百毒不侵的淡漠爱情观来掩饰自己曾陷入爱中这一事实的话,我实则是在剥夺自己最梦寐以求的那份欢愉;当然,我也能以我自己向往自由的秉性,制造一份虚假的、没有价值的、与现实毫无关系的爱情,但其实这不是爱情。
  她为我倒上酒,我站起身把最后一支烟给了她,随口说了一声,“最后的留给你。”“这么好啊。”“你为我倒酒了,奖励你一下。”我微笑着轻轻亲吻了她一下额头便去买烟。回来之后跟她聊了些我自己的经历。她说“我们走吧。”出门已经是天亮。她问我;“你冷吗?”我调皮的说道:“当你问我这句话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走进了你的内心世界。”
我们都笑了。出租车上她靠在我身上。“你好像一只小猫。其实女人像猫。当你抓住的时候当就离你远去了,有时候你拿着一个毛球,不停的抖她就一直在追。当我像这样爱抚着你的头发你就靠在我的身上。肩膀很宽吧。有安全感吧,喵喵。”
楼下她问我有没有带“那个”。我说有的它是我的护身符,就像当下流行的佛牌之于许多人一样。“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当然,一会儿给你当气球吹。”我走进她家天已大亮,一份轻松、随性的快感顿时传遍全身,借着微弱的光,我看清了她的脸蛋。——只有身体撞击出发的声音,才能让我感到外面的阳光有多灿烂。
  我坐在她的闺床上抽烟的时候,觉得人生一世,荣辱得失都清淡如水,背时遭劫亦无甚大碍,所谓人生短促,不过是一时幻觉(原谅我每次ZUO 爱前的正人君子范儿);那情形好比恋爱、以及欲望发酵后的释放,它们充实了我。我不再感到自己像以往那么平庸、猥琐、凡俗。一时我不太清楚这股强烈的快感来自何方。我感到它同香烟和酒精的滋味有关,但它又远远超出了味道本身。
离开她屋子时,她房间角落里并不整齐的摆放着香奈儿、古奇和普拉达;楼道里不知道谁家弹着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田园,我记得是F大调,也许不是。前后的落差令我突然发觉自己像是个白痴,已无法分辨事物的真假。不过,这一幕并不真正滑稽可笑,其中还含有欲望的成份,如果愿意,或者可以说其中含有真实自然的东西。谁知道呢?
(回头看这篇文章,又一次写成了随笔体。我还是不太适合写FR。但又无法违背内心倾诉的欲望——欲又柔情注,世外且相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发帖

本版积分规则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舟山东路论坛所有内容,发表者自行负担版权责任,
版权纠纷请版权所有者寻找发行者自行解决,舟山东路论坛尽力协助,但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原创内容,发表者拥有版权,舟山东路论坛拥有展示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于Y8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我是Y8BBS管理员,点此联系我! (Admin) | 我是Y8BBS野叶,点此联系我! (野叶)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Y8论坛-Y8bbs.com ( 浙ICP备09036201号  

GMT+8, 2021-12-6 01:15 , Processed in 0.10874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